中國傳統工藝大師張海潮帶您淺識鈞瓷之都——禹州神垕

自媒體 新安全文化 2019/6/16 10:51:27


原標題:中國傳統工藝大師張海潮帶您淺識鈞瓷之都—禹州神垕

——神奇的國寶鈞瓷 活著的千年古鎮

2017年9月,神垕古鎮景區正式開街入市,憑借其深厚的鈞瓷文化底蘊、獨具特色的古鎮古街古風、獨一無二的IP形象和優質的旅游接待服務,至今共接待來自全國各地的旅客將近300萬人次,古鎮的旅游熱度持續高漲!

2018年9月,一則高度概括鈞瓷和神垕的廣告在央視一、四、十三頻道的黃金時段隆重播出,在社會上引起了巨大共鳴,也吸引了更多人對于神垕古鎮和鈞瓷的神往!

2019年“五一”小長假期間,神垕古鎮景區四天共接待游客15.5萬余人次,比去年同期增長了300%,創造了歷史新高……

日前,中央廣電總臺國際在線記者走進禹州“網紅地”——神垕古鎮,向全球推薦咱的靚麗名片。如今,依托鈞瓷文化打造的河南省禹州市身后古鎮景區已經成為廣大游客眼中的“網紅地”,吸引著眾多游客前來打卡……

神垕鎮鈞瓷、平樂村牡丹畫、愛河小鎮三彩藝、畫虎第一村的“虎”及鎮平玉雕……近日,由河南省商務廳帶隊的參展代表團在2019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上大放光彩,以傳統文化為畫筆,裝點了中原地區崛起的創意和產業內涵,亮出了對外服務與貿易的中原名片。

“六一”前夕,河南推出首部原創非遺兒童劇《鈞瓷娃娃》,甫一亮相便圈粉無數……

素有“華夏第一都”之稱的河南省禹州市,是中國夏朝的建都地,也是中國“五大名瓷”之鈞瓷的唯一產地。位于市區西南30公里的神垕古鎮,始建于宋代,其生產的鈞瓷堪稱登峰造極,先后被評為“中國鈞瓷之都”和“中國歷史文化名鎮”。可這耗資5億修復、與景德鎮齊名的河南古鎮,在此之前很長時間卻因名字太難念鮮有人知!近年來,隨著國家對鈞瓷文化的重視和宣傳,這座神奇的古鎮才得以拔出地表熠熠生輝。

“進入神垕山,七里長街觀,七十二座窯,煙火遮住天,客商遍地走,日進斗金錢”,延續著這首明清時期的民謠,燃燒著薪火相傳的鈞瓷神火,依托著七里長街,蜿蜒小河,以及四周山川的滿眼綠色,神垕古鎮大大小小的民居院落、回廊、水井、石板小路、戲臺正在上演一部傳奇史詩,以“神垕:一個出彩的地方”為口號,以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為推動,一個集鈞瓷創意、生態旅游、休閑度假和體驗娛樂為一體的中原古鎮已然怦然而出。它一點都不辜負所謂的享譽全球的“河南國際范兒”和值得向全球推薦的“河南名片”的頭銜,無不彰顯著其獨特的魅力!

神垕古鎮地處群山環抱,耕地少且水利較差,但神垕人卻憑借慧心,將白泥化作彩瓷。它是鈞瓷文化的發祥地,有著1300多年歷史的鈞瓷,以絢麗多變的釉色,嚴厲古拙的造型,特殊的審美風儀,豐厚的文明內在,以及別具特性的治世思維,卓立瓷林,入主宮殿,變成真實意義上的御用珍品,也因此享有“黃金有價鈞無價”、“縱有家財萬貫,不如鈞瓷一片”等美譽。神垕古鎮曾受到唐玄宗、宋徽宗、宋高宗和清朝慈禧太后的四次皇封。相傳當年宋徽宗得知鈞瓷產于神垕古鎮后說:神后出此珍寶,應該以土為上,遂提筆在“后”上面加了一個“土”字。宋高宗登基后,認為山下的土捧頭頂不好,又將“土”字搬回到下邊,這才有神垕一說。目前古鎮保留最為完整的神垕老街,全長3.5公里,俗稱“七里長街”,是保存鈞瓷文化記憶的重要空間。漫步在老街上,窯爐隨處可見,瓷器店攤鱗次櫛比,被譽為“中國唯一活著的古鎮”。

神垕之寶——鈞瓷,它從青瓷而來,但是卻一改青瓷單一的玻璃質感,給人帶來色彩的沖擊,這絕對是一種極高的藝術水平。鈞瓷的釉色青者如雨后藍天,白者如溫潤美玉,紫者如新生木槿,紅者則如牡丹或石榴海棠,如果有藍紫相間,則仿佛是湛藍海水之中翻起紫色海草,輕輕地隨著波浪搖曳……這全源于鈞瓷的天然窯變,這一過程完全是自然的,仿佛是盤古初開之后,宇宙演化的過程中所出現的美景。美是鈞瓷的基本特征,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獨具特色的燒造工藝、凝聚著人們辛苦勞動的智慧結晶,構成了鈞瓷美的主體。一件鈞瓷的創作燒造過程就是鈞瓷之美的凸顯過程,其“八美”讓人沉醉:難之美、獨之美、型之美、玉之美、紋之美、音之美、釉之美和景之美,由此鈞瓷才處處閃爍著與眾不同的美麗。

鈞瓷始創于唐,興盛于宋,復興于金元,延至清而盛燒不衰。宋代鈞瓷無論是造型藝術,還是釉色風格;無論是審美追求,還是藝術成就,都彰顯著一種自然天成的“道家風范”,看似“平凡”,卻有著深刻的文化積淀。它不乖巧,不矯飾,不嘩寵,然而,那神奇絕密的釉色,在色淺時有韻質的變化,在色濃時有山水風光、四時日月的幻化,淡而不俗,淡而不寡。它那莊重大方的造型,透射著冷峻和尊嚴,肅穆和偉毅,極具典雅之魅力,故一些鈞瓷美學家常定位宋代鈞瓷為“淡雅”的典范,成為一種時尚,成為一種境界,這也是當時文化氛圍、時代精神的集中表現。遺憾的是,北宋末年的連年征戰,造成了勞動人民的流離失所,創于唐,興盛于宋,復興于金元,延至清而盛燒不衰。宋代鈞瓷無論是造型藝術,還是釉色風格;無論是審美追求,還是藝術成就,都彰顯著一種自然天成的“道家風范”,看似“平凡”,卻有著深刻的文化積淀。它不乖巧,不矯飾,不嘩寵,然而,那神奇絕密的釉色,在色淺時有韻質的變化,在色濃時有山水風光、四時日月的幻化,淡而不俗,淡而不寡。它那莊重大方的造型,透射著冷峻和尊嚴,肅穆和偉毅,極具典雅之魅力,故一些鈞瓷美學家常定位宋代鈞瓷為“淡雅”的典范,成為一種時尚,成為一種境界,這也是當時文化氛圍、時代精神的集中表現。遺憾的是,北宋末年的連年征戰,造成了勞動人民的流離失所,鈞瓷業也深受其害,遭受了滅頂之災,優秀的民族文化從此成為了“經典”,成為了“絕響”。

“入窯一色,出窯萬彩”的鈞瓷,獨步天下,聞名遐邇,千百年來一直是收藏家青睞的神物,新中國成立后更成為參與政治和社會活動、聯誼友好的至尊禮品。俗話說:做瓷做鈞瓷,做人做君子。鈞瓷,既有著輕巧實用的隨和基因,又有著永不退色的堅定品行;既榮耀千年,傳承時光之美,又加速創新,煅燒未來之光,它經過火的錘煉,方幻化為世間尤物,瓷中極品。從泥到瓷,是一個質的飛躍,亦是一種大膽的突破與超越。如今物質的豐富和社會的祥和,帶給人們更多的是對鈞瓷藝術真諦的追尋,在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鈞瓷文化精神內涵的基礎上,創出屬于鈞瓷傳統藝術表達的新形式,是現代鈞瓷從業者的歷史使命。

條評論
評論
六和彩白小姐旗袍图